Cocoon

沙与沫

曾有七次我鄙视了自己的灵魂:
      第一次是在她可以上升而却谦让的时候。
      第二次是我看见她在瘸者面前跛行的时候。
      第三次是让她选择难易,而她选了易的时候。
      第四次是她做错了事,却安慰自己说别人也同样做错了事。
      第五次是她容忍了软弱,而把她的忍受称为坚强。
      第六次是当她轻蔑一个丑恶的容颜的时候,却不知道那是她自己的面具中之一。
      第七次是当她唱一首颂歌的时候,自己相信这是一种美德。

向来情深不寿,只有身历才有体会

劳勃·拜拉席恩和低配版的锤子

塔格利安的希望——过儿和姑姑
#权力的游戏 #龙妈#囧